首页历史传记床的人类史:从卧室窥见人类变迁[mobi] [azw3] [epub] [txt] [pdf] 

床的人类史:从卧室窥见人类变迁

历史传记

作者:【英】布莱恩·费根(BrianFagan)、【英】纳迪亚·杜兰尼(NadiaDurrani)等        译者:吴亚敏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6-01        格式:[mobi] [azw3] [epub] [txt] [pdf]         

豆瓣评分
恬恬秋风 书童

    本书由 恬恬秋风 共享发布,请大家多多支持!

  • 详细介绍
  • 热门书评

作者简介

  布莱恩·费根(Brian Fagan)1936年生于英国,剑桥考古学和人类学博士,世界顶尖考古作家之一,也是国际公认的史前史权威,曾任赞比亚利文斯顿博物馆史前馆馆长和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任人类学教授,目前退休保留荣誉教授头衔。他致力于向公众传播考古学,是《科学美国人》和《GQ智族》等流行杂志的撰稿人,也与BBC合作拍摄过电视纪录片,如“失落的文明系列”等。此外,他还是多媒体教学专家,因在考古和教育领域的贡献,被美国考古学学会授予首个“公共教育奖”。 至今出版专著20余本,其中《世界史前史》《洪水、饥馑与帝王》等已被译成中文出版,深受读者喜爱。
  纳迪亚·杜兰尼(Nadia Durrani),剑桥大学考古学家、作家,拥有伦敦大学学院阿拉伯考古学博士学位,曾是英国最畅销的考古学杂志《当代世界考古》的编辑,撰写或编辑了世界各地的考古学文章和书籍。

书籍简介

  古埃及法老相信金色的床是去往来世的枢纽,路易十四国王在床帷里统治法国,丘吉尔“二战中”在床上挽救了英国。对莎士比亚来说,床是欢愉的社交场所,而对近代欧洲家庭而言,床是要和别家共享的设施。床曾是一个家庭最昂贵的家当,也是炫富的资本……
  床是从人们出生到坟墓的必经之地,也是我们讲故事、聊天和睡觉的场所。床所承担的作用,会因时间和地点不同而发生变化。床自7万年前开始就是一座“人类的剧场”,承载着我们千奇百怪的人生。然而,直到近代,我们所熟悉的床才变成了隐秘的私人空间。发生在人与床之间的无比丰富的人类社会史,基本上被我们遗忘了……

精彩书摘

  “在几乎所有的社会历史和传记中,缺少了三分之一的故事。”20世纪60年代,建筑画家、家具专家劳伦斯·赖特如此写道。当时的他在反思,人们在对过去的认知中存在着一个床形的缺口。这个问题在大多数的考古学研究中同样无法避免,但对于我们这些考古学家来说,如果有人继续挖掘、寻找,“床”这种人造物依然是展开这段“横向历史”最合乎逻辑的起点。
  躺下的冲动
  确定人类第一次使用床的时间节点,取决于我们对床如何定义。我们的远古祖先可能睡在比地面高很多的地方,就像我们那些尚存的灵长类亲戚一样,也有可能睡在成捆的树枝或草堆上。他们不得不这样睡:我们人类的东非家园中四处游荡着危险的野兽,它们无时无刻不考虑着如何拿我们饱餐一顿。在没有能提供保护的火和足以防身的狩猎武器的几百万年里,我们的祖先就依靠着睡在半空中来繁衍生息。因为在睡觉以及哺育后代的时候最容易受到伤害,所以他们在具有良好柔韧性的树枝上寻找休息的地方,可能还用草或树叶修筑了“巢穴”,当然,这些修建在树上的“床”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了。
  与我们关系最亲近的“亲戚”黑猩猩,让我们深刻理解了如何才能徒手做出一张床。在乌干达西部的托罗-塞姆利基(Toro-Semliki)保护区,黑猩猩会用乌干达铁木(一种枝干粗大且间距宽阔的树)的树枝做床。它们把嫩枝条编织在一起,做成结实耐用的床。其他地区的黑猩猩也会仔细地选择它们的筑窝材料,而且每天都要做一张新床。这代表它们的床是一次性的,特别干净,床上的排泄物和细菌数量比现在人类床上的少得多。可以肯定,我们人类遥远的祖先也是这样做的。在高于地面的地方,他们也一定筑了用于睡觉、在白天炎热的时候休息以及繁殖的“窝”。我想现在已经没有谁能受得了在树上的窝里睡觉了。

媒体评论

  本书对人类最钟爱的家具之一进行了令人兴奋的披露。本书是一本终极的睡前故事,发掘了关于床可以讲的许多故事,让我们的枕头大战更有内涵了。
  ——马修·西蒙兹 《当代世界考古》编辑 

热门书评共 0 条评论

    未登录,还无法评论,请先

资源
共享
作品反馈
  • 请详述反馈内容,侵权删除需提交后补填相关授权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