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社科延川文典·陕北说书卷[mobi] [azw3] [epub] [txt] [pdf] 

延川文典·陕北说书卷

人文社科

作者:曹谷溪曹伯植编        译者:曹伯植编        出版社:陕西人民出版社        

格式:[mobi] [azw3] [epub] [txt] [pdf]         

豆瓣评分
丰谷之雨 书童

    本书由 丰谷之雨 共享发布,请大家多多支持!

  • 详细介绍
  • 热门书评

作者简介

  中国延安文艺学会理事,省作协常务理事。著有诗集《延安山花》《我的陕北》,主编纪实文学集《高天厚土》等。作品获陕西省双五文学奖。曾获1999年陕西省人民政府首届炎黄优秀文学编辑奖。

书籍简介

  陕北说书是西北地区十分重要的曲艺说书形式,主要流行于陕西省北部的延安和榆林等地。最初是由穷苦盲人运用陕北的民歌小调演唱一些传说故事,其传统节目很多,代表长篇有《花柳记》、《摇钱记》、《观灯记》、《雕翎扇》等。新时期以来新编了一些配合革命斗争的新书目,如《刘巧团圆》、《王丕勤走南路》、《宜川大胜利》、《翻身记》、《我给毛主席说书》等。

精彩书摘

  延川说书概述
  直木
  延川说书属陕北说书的一支,属陕北中路说书。形式和风格与子长、清涧说书最接近。过去基本是清一色琵琶说书,20世纪40年代起,改造旧说书,提倡说新书,受韩起祥等影响,延川说书也逐渐使用三弦伴奏。从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由于受张俊功说书的影响,明眼人说书逐渐增多。现在基本成了三弦说书,目前延川只有张成祥一人使用琵琶,据我了解,整个陕北现在还在行艺的老艺人中,用琵琶说书的已经没几个人了。
  陕北说书源远流长,现已无证可考,民间传说从三皇治世时就有了说书。王毓华先生撰写的《韩起祥谈陕北说书历史》中写道:“韩起祥在他留下的录音资料中说,他在十四五岁时,师傅亲口给他传说三皇时留下说书。三皇是姓黄的黄。相传,很早以前(约奴隶社会时),有一个老汉生了三个儿子,都给奴隶主赶骡子。大儿子叫大黄,叫奴隶主把一只手剁了,二儿子二黄的一条腿被打坏了,三儿子三黄侍候太太时被她拿锥子把眼扎瞎了。奴隶主赶走了弟兄三人,他们流落在陕北一个叫青化县的地方,以乞讨度日。一天大黄拾到两片烂木板,一边走一边敲打着,走到一家有钱人的门上说了些吉利话,吃了些剩饭,发现比以前光喊叫强了。有一次人家吃羊,他们要来羊肠子,晒干后绷在木板上,弹出点声音来。二黄给这木板配了个头,路过深山时见了一只死蝎子,又把蝎子尾巴用草绳连接到木板上,就成了琵琶了。所以,今天旧式琵琶看上去就像蝎子一样。陕北的榆林地区至今仍有人把蝎子叫琵琶。这是琵琶的来源。
  二黄一见琵琶好,又捡两根小木棍让大黄敲,这就成了梆子。后来二黄又想,要是大哥去世后谁敲梆子呢?他灵机一动,干脆把它绑在腿上自打自弹,这就是最初的甩板。
  不久,老大老二过了山西临县一带,三黄在陕北娶了婆姨,生了五个儿子,把弹琵琶的技艺教给了儿子。大黄成家后收了三十六个徒弟,将三弦传给了十八个徒弟,后来又在榆林一带安了家。以莲花落、琵琶、三弦为生,后来三个弟兄都把这些技艺传给后人。三黄收的十八个徒弟,徒弟们长大后成了才,改编曲调,所以陕北说书有‘九腔十八调’之说。后来一代一代加以改进,把两块木板连在一起就叫‘莲花落’。后来又有了双音、单音、落子调、慢板、快板之分。
  再后来又进了一步,由讨饭说到家里说。传说当时有两个员外,一个姓牛,一个姓马,他们爱听故事,就把盲艺人叫到家里唱曲说书。先是走乡串巷,后来在一家住下来十天半月地说,给土地神说书,给娘娘庙说书。”
  另一种传说,三皇是天皇、地皇、人皇。三皇太子的眼瞎了,被赶出来,他遇到蝎子,抽出它的筋来绷到木板上做成了琵琶,所以说是三皇留下的琵琶。
  总之,传说说书是三黄(皇)留下来的。陕北盲艺人到了五月端阳、七月十五有三黄(皇)庙会,南来北往的,只要是盲艺人,不管你是哪个调子,只要来说唱陕北说书就管饭,说书就给钱,已然成了风俗。
  当然这是一种民间传说,不足以作为历史考证,但起码也能说明在民间传说中陕北说书历史久远。

热门书评共 0 条评论

    未登录,还无法评论,请先

90%看过的人还看

资源
共享
作品反馈
  • 请详述反馈内容,侵权删除需提交后补填相关授权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