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小说只是打算喝一杯而已[mobi] [azw3] [epub] [txt] [pdf] 

只是打算喝一杯而已

文学小说

作者:(日)志驾晃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01        格式:[mobi] [azw3] [epub] [txt] [pdf]         

豆瓣评分
红荷绿柳 书童

    本书由 红荷绿柳 共享发布,请大家多多支持!

  • 详细介绍
  • 热门书评

作者简介

  志驾晃 Akira Shiga  生于一九六三年,毕业于明治大学商学部,曾担任日本放送电台编导。二〇一七年以《只是丢了手机而已》获“这本推理了不起·隐藏佳作奖”,进而出道。作品多以时下年轻人的烦恼与社会问题挂钩,充满反讽和无奈,是适合当下的休闲读物。

书籍简介

  矢岛喜欢下班后喝上一杯,只可惜酒量不行,总喝到断片儿。这一天他又重蹈覆辙,被一条信息从酒桌前叫去女友沙也加的公寓后,剩下的他都不记得了。直到第二天半夜重返女友家,发现了密室中的半裸尸体。
  警方马上展开调查,反复逼问矢岛,在如此攻势下,他也有些恍惚了,莫非真的是自己在醉酒状态下失手杀死了女友,事后又将一切都忘记了?
  这时,矢岛似乎发现了女友留下的遗言里的秘密。

精彩书摘

  “阿矢,等演播次序表完成后,拜托你去确认一下重新做好的台呼[1]啊。”
  从副调节室里传出AD[2]小林的声音。
  “啊,好的。现在刚写完,我马上过去。”
  调音台上放着一台叫作取样器的白色机器。这个机器上约有二十个按钮,只要“嘭”地按下去,便会播放声音,因此也被叫作“嘭嘭发声器”。
  “西园寺沙也加的推理之夜 秋叶原FM企划出品。”
  “85.00 沙也加?西园寺 推理之夜。”
  矢岛按下一个按钮,轻快的BGM随着深沉的男声倾泻而出。这段短小的音乐在FM广播里叫作“sticker”,在AM广播里叫作“Jingle”,在节目开头和CM前后播放,用于把DJ的名字和节目名称告知观众。
  在那个按钮旁边还有用于问答环节的“叮咚”“卟——”等效果音按钮,都可以随时播放。再旁边还有俗气的“叭叭叭叭——叭叭叭叭——”的喇叭声,是在公布礼物中选者时必不可少的效果音。
  秋叶原FM租下了曾是家电批发店的大楼的一层。
  二战结束时,在被烧成一片荒野的秋叶原涌现了许多黑市,而这里之所以能成为闻名世界的电器街,要归功于收音机。那时,位于秋叶原附近的电机工业专门学校(现在的东京电机大学)的学生以组装和贩卖收音机为副业,使收音机产生了爆发性人气,随后便引来贩卖真空管和电器零件的露天商贩纷纷来到这里。
  那之后,随着民办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的开设,秋叶原迅速发展,成为家电一条街。然而之后泡沫经济破裂,普通家电市场越发低迷,贩卖游戏机、电脑,以及美少女动漫等亚文化产品的店铺开始增多。再后来,女仆咖啡厅、AKB48[3]、电波组.inc[4]等供真人女生活动的场所也急剧增加。
  不知是不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在秋叶原FM的节目中,有很多是由声优、偶像、漫画家等从事艺术行业的人担任主持人的,亚文化色彩浓重。而“西园寺沙也加的推理之夜”则是其中排名前三的人气节目。
  “西园寺沙也加的推理……西园寺沙也加的推理……西园寺沙也加的推理……”
  如果连按两次取样器的按钮,声音就会立即中断,从最开始重新播放。
  “小林先生,在进入‘西园寺沙也加’这句解说词之前,BGM的音量是不是降得太低了?我觉得再自然一点比较好。”
  AD小林总喜欢将BGM的音量压得非常低,这点令矢岛很在意。
  “嗯……是吗?我觉得这样比较酷炫,而且很有节奏感。”
  “但是,我觉得……”
  虽然小林只是AD,但比矢岛年长五岁之多,每次做出指示时,矢岛都得留心看他的脸色。
  “确实,阿矢你说的那种方法可能更自然,但是那样一来,西园寺沙也加这句解说词会被混在背景音里,反而很难辨认。Sticker这东西不是节目的招牌吗?所以酷炫度也是很重要的。同时还必须起到让第一次听节目的人也能确实地知道说话者是谁的作用。”
  听他这么一说,好像也没错,矢岛想着。
  小林是制作公司派遣来的老手AD。与因为是正式员工而得到了编导一职的矢岛相比,两人之间的经验差距显而易见。
  “石丸以前也是这么做的哦。再说了,Sticker的背景音音量这种微小的差异,实际在收音机里听起来是完全不会有人在意的。”
  小林口中的石丸就是这个节目的第一代编导,如今的秋叶原FM编排部部长石丸雅史。就是因为有石丸的扶持,小林才得以常年担任这个节目的AD。
  “我知道了。那Sticker就这样OK。剩下的就要拜托你注意播放歌曲的时机了。”
  石丸的名字一被搬出,矢岛只好住了嘴。
  “了解。”
  所谓时机,就是指人声在歌曲的引子,第一段、第二段副歌结束后出现的时机。为了能让主持人在引子刚好结束时介绍曲目,或是在歌手唱完后刚好以曲子为BGM开始说话,工作人员需要事先把开口说话的时间写到演播次序表里。
  “矢岛先生——我从刚才开始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了,可沙也加小姐一直没接。”兼职员工惠梨香单手拿着听筒娇嗔地说道。
  矢岛抬头看向演播室的钟表,理应一秒都不差的演播室钟表显示,距离节目正式开始只有四十分钟了。
  然而,最重要的主持人西园寺沙也加的身影却还没出现在现场直播的演播厅里。
  “又来了。”
  矢岛小声说着,开始按手机。
  五次,六次……铃声响了十次后,西园寺沙也加的住宅电话切换到了语音信箱。已经留了三次言了,看来今晚的情况比较严重。
  “小林先生,沙也加好像又在睡懒觉了,我去叫醒她。”
  正鼓捣CD播放器的小林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
  西园寺沙也加住在离秋叶原FM步行十分钟的地方。
  虽然沙也加是收入以亿为单位的人气漫画家,但她却以“这里是‘COOL JAPAN’[5]的发源地”“能了解同人漫画的趋势”“看到女仆咖啡店里的女生会很兴奋”为由,始终不愿搬离最初买下的二手公寓。说到底还是因为“搬家太麻烦了”吧。
  不过,从她是秋叶原FM的主持人这点来看,这倒是再好不过了。
  西园寺沙也加的电台节目是直播节目,每周二深夜一点开始。而周二经常赶上她的漫画截稿日,所以她总是在这个名叫《推理之夜》的直播节目开始的前一刻还在画原稿。
  听起来这就已经够受的了,然而事实上,赶完原稿才是最麻烦的时候。
  因为接连数日整夜不睡才赶完稿的沙也加,一旦陷入酣睡,就会像今天这样,到直播开始了也醒不过来。
  “西山小姐,西山小姐,我是管理员森,请你醒一醒。”
  穿着厚外套的中年男子站在西园寺沙也加居住的“秋叶原之家公寓”的十层一〇〇五号房门前,一边敲着公寓大门一边大声喊着。十二月的冷雨斜斜地拍打下来,矢岛在管理人森健一郎的身后一边颤抖着跺脚,一边等待门开启。即便搓着手哈着气,但夹着雨雪的狂风依旧吹透羽绒服,不断夺走他的体温。
  “西山小姐,西山沙绫小姐——听得见吗——?”
  管理员森又把音量提高,按了数次门铃,却依旧无人回应。顺便一提,西园寺沙也加是笔名,她的本名是西山沙绫。
  “沙也加——我是矢岛。直播节目要开始了。”
  矢岛也喊了一声。虽然矢岛知道她的本名是西山沙绫,但出于工作关系,他还是习惯用笔名叫她,私下聊天时也一样。
  “森先生,你能再帮忙开一次门吗?没时间了。”
  “不行、不行,我可不能未经本人允许就擅自开锁啊。按理说,这种事没有警察在旁边看着可不行。”
  话说得没错,可是等到那时候直播早开始了。
  “上次发生这种事的时候,到头来她不就是在家里睡觉来着吗?”
  这已经是她第四次因为睡过头而没来演播厅了。周二晚上都是森的值班日,所以他们两人都很清楚她怎么敲门也起不来的事。
  “西山小姐——西山沙绫小姐——”
  森一边顾忌着隔壁住户,一边再次按下门铃。
  “之前沙也加不也说过吗?说如果她再起不来,你可以把门打开,没关系的。”
  “唉,她是说过,但实际上不能那么做啊。”
  森的顾虑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一个仅仅是在这里工作的管理员,照理说是无权随意打开妙龄女子的家门的。
  “西山小姐,西山小姐,你在里面吗?矢岛先生在等你呢。”
  森稍微降低了敲门和喊叫的音量,里面依旧毫无反应。矢岛看了看手表,眼看着距离直播开始只有不到二十分钟了。
  “沙也加小姐!西园寺沙也加小姐!请起床,直播节目要开始了!沙也加小姐!”矢岛把森推开,用上浑身的力气,一边敲门一边大声喊道。
  “喂喂,矢岛先生,隔壁还有人呢,请不要发出那么大的声音。”森噘着嘴制止。
  隔壁房间的灯关着,不知道是主人还没回家,还是已经睡了。
  “所以啊,森先生,你就把门打开吧。”
  “还有几分钟?”
  “我看看。离正式开始还有十八分三十秒。”矢岛看着手表说道。
  如果现在让管理员把门打开,把沙也加敲醒后塞进正在楼下等着的出租车里,应该还有办法勉强赶上。
  秋叶原FM拥有两个气派的节目直播厅,通常会从中选一个来直播节目,但并不是必须在演播厅里才能直播。在夜间棒球比赛节目中,主持人会利用特殊的电话线路把棒球场上的实时战况与球场内的杂音传送到节目直播厅,通过演播厅的调音台与“sticker/jingle”进行混音,再插入广告,由主调节室发送给天空树[6],最后以电波的形式播放出去。
  也就是说,主持人不一定非要在电台直播厅里说话,只要能连接麦克风,无论是在酒店还是在房间里,基本上都可以进行直播。再极端一点,随着最近手机麦克风的功能增强,甚至连节目用的麦克风都不需要,只要把手机的线路与演播厅的调音台连接,从任何地方都可以进行直播。电台和听众之间多用电话交流,所以在电台的调音台上本来就连有几根电话线,从技术层面上也很容易实现异地直播。
  上次沙也加也在节目直播前沉睡不醒,那次是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按时赶到秋叶原FM了。
  但对于电台直播来说,危机有时也是最大的机遇。
  那次矢岛特意没有叫醒沙也加,并在节目直播开始时,把与演播厅连接的手机放在了沙也加的耳边。通过手机,把醒来后渐渐理解了发生了什么,从而陷入慌张的沙也加的话语:原封不动地播放了出去。那次节目引起了热议,创造了有史以来radiko的重播次数最高纪录。
  顺便解释一下,radiko是一款可以在手机或电脑上收听电台节目的应用程序。自打这个程序导入了“time free”这一可以重放错过的节目的功能之后,《推理之夜》和《整夜日本》这种面向年轻人的深夜电台节目得以戏剧性地复活。
  总之,矢岛认定,只要管理员帮他打开这扇门,就总会有办法的。
  “森先生,拜托你了。要是出了什么事,秋叶原FM会负责的。”
  “真是没办法。这是最后一次了啊。下次请务必让她给你配一把备用钥匙。”
  森不情不愿地说着,“唰啦啦”地把拴在链子上的一〇〇五号房的备用钥匙拿了出来。就在矢岛想着今晚要用什么方式来叫她起床时,门锁伴随着“咔嚓”一声轻响开启。
  “西山小姐——我进来了。”
  森说着踏进玄关,矢岛跟在他身后。和寒冷的室外相比,屋里暖和得像天堂。森按下玄关左边墙壁上的开关,一条笔直的走廊呈现在他们面前。
  “西山小姐,你在家吗?”
  森站在玄关呼喊,却没有任何回应。
  “是不是不在家啊?”森看着矢岛的脸说道。
  “不,应该不会。进去看看吧。”
  两人脱下鞋子,顺着走廊走了进去。矢岛已经来过这个家很多次,知道沙也加把走廊尽头的客厅设为工作场所。曾有好几次,矢岛来叫她起床时,她都在那间客厅的沙发上睡得像死了一样。情况稍好些时她会跑到右侧卧室的床上,同样也睡得像死了一样。
  “西山小姐,我是管理员森。打扰了。”
  森一边说着,一边沿着走廊径直前进。
  一进玄关,只见左侧的房门紧闭,但右侧的卧室房门却开着。矢岛试着往卧室里踏进一步,查看里面的情况。然而黑暗的房间里只有床铺和茶几,没有看到沙也加的身影。
  果然,这次她也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了吧。矢岛想着,打算立刻离开卧室,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像是羽绒服上的金属配件之类的东西打到了门的声音。
  矢岛走出卧室,森回过头问道:“怎么样?”
  “没人。她果然不在卧室。”
  矢岛回答后,森轻轻点了点头,继续前行。
  “西山小姐——矢岛先生来了哦。要到电台节目的直播时间了,快迟到了哦。”
  森沿着走廊径直走下去,打开了通往客厅的门。矢岛也紧跟森的脚步,快速穿过昏暗的走廊。
  “西山小姐——西山小姐——”
  矢岛走进客厅时,森正单膝跪地摩挲地上的某物。仅凭对面公寓投来的灯光,房里还是一片昏暗,无法辨清情况。矢岛隐约注意到有一股异臭,按下了墙上的开关,天花板上的灯在瞬间照亮了房间。
  森正在轻抚的是一具女性的裸体。
  “西山小姐,西、山——”
  森的声音戛然而止。
  “沙也加。”
  矢岛也在叫了一声后失去了语言。
  客厅的地板上躺着的,是已经面目全非的西园寺沙也加,即西山沙绫的雪白的尸体。
  精心呵护过的卷发遮住了脸,看不到她的表情。上半身赤裸,下半身只穿了一条肉色内裤。在她身边有团成一团的粉色毛衣和牛仔裤,看样子是脱下后随意丢在了一旁。
  “沙也加。”
  矢岛飞奔向恋人的尸体,把她扶了起来。就在这时,他发现沙也加的脖子上缠着一条黄色的领带。
  

热门书评共 0 条评论

    未登录,还无法评论,请先

资源
共享
作品反馈
  • 请详述反馈内容,侵权删除需提交后补填相关授权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