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职场生活东京右半分[mobi] [azw3] [epub] [txt] [pdf] 

东京右半分

职场生活

作者:(日)都筑响一        译者:吕灵芝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01        格式:[mobi] [azw3] [epub] [txt] [pdf]         

豆瓣评分
一岩 书童

    本书由 一岩 共享发布,请大家多多支持!

  • 详细介绍
  • 热门书评

作者简介

  都筑响一 Kyoichi Tuzuki  记者、编辑、摄影师。1956年生于东京。曾任《POPEYE》《BRUTUS》杂志编辑,在全102卷的现代美术全集《ArT RANDOM》(京都书院)等艺术、设计项目中持续从事编辑和执笔活动。1996年以《珍日本纪行》荣获木村伊兵卫摄影奖。现在则将目光转向全球,每天背着相机奔走,四处寻找罕见的居住空间。  其他作品包括摄影集《出租屋宇宙》《珍世界纪行》《秘宝馆》,诗集《夜露死苦现代诗》,以及《东京风格》《独居老人STYLE》《圈外编辑》等。

书籍简介

  比起众所周知的新宿、涩谷,隅田川右岸的墨田、台东、江东等地从不是东京的时尚地标。然而在都筑响一眼中,这片地租低廉的“东京右半分”才是真正迷人、生机勃勃的所在:下町风俗博物馆、嘻哈服饰店、昭和歌舞厅、“死金”画廊、摔角擂台、变装工作室、手语酒廊、“曼谷村”……传统文化与外来文化、新兴事物杂糅一处。他探访了其中少有人知的108个地点,结合右岸住民的口述和1300余张图片,展现出一个不一样的东京。

精彩书摘

  若说大麻爱好者的圣地是阿姆斯特丹,狂欢爱好者的圣地是伊维萨岛,那裈[1]爱好者的圣地便是浅草。这里是整个日本裈界向往的麦加。
  提到浅草和裈,当然会想到三社祭[2]。三社祭乃日本最大祭典之一,最终日参观人数可达150万人。同时,这也是全日本钟爱裈、喜欢看男人着裈的男人(和女人?)欢聚一堂的时刻。有人从大白天就会裹着自己最爱的裈,或轻摇慢舞,或醉步蹒跚,那种堂堂正正的态度反倒让人肃然起敬。“三社祭就是裈爱好者的户外节日”,俨然裈界的富士摇滚音乐节,或夏日超音速……
  细数东京的Gay town(同性恋社区),首推新宿二丁目。而事实上,浅草和上野一带亦有许多Gay spot(同性恋场所),与新宿相比又别有一番风情,为圈内所熟知。为何别有一番风情?因为在浅草和上野一带的Gay spot,活动者主要是年长者,年龄层相比新宿高出许多。
  与新宿二丁目不同,浅草的同性恋酒吧和小酒馆并非集中一处,而是混杂在普通酒馆中,乍一看难以辨认。这些酒吧门口虽会悬挂“会员制”标牌,但绝不明言此处是“同性恋酒吧”。唯有熟客才会轻轻推开大门进入其中。
  我很久以前就听说,浅草的同性恋酒吧和小酒馆里,还有一部分可以穿着裈把酒言欢。尽管听说过,但我这种异性恋当然是进不去的,也就无从实践“不如去看看”的想法。当我快要把这件事忘到脑后时,正好接到这次连载邀请,便决定勇敢“献身”!展开卧底调查(泪)。
  “都筑先生,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店很严格,一旦被人发现是异性恋,立马会被赶出去,所以你要注意点!”出征前,我与负责带路的百事通朋友在附近居酒屋先吃了顿晚饭,他还一脸认真地提醒了我。是吗,原来裈吧的门槛那么高呀……我带着多少有点内疚的心情假装成同性恋出发了。当晚造访的第一家店外表与一般小酒馆无异,若没人提醒,我一定看不出里面的门道。打开大门进去是鞋柜,存放好鞋子后再打开内门,终于来到店中。里面并不宽敞,有个方形吧台。店主穿着工作服,客人则全身上下只有一条裈。
  酒馆一角设有用门帘分隔的更衣间,客人在里面脱掉衣服,装进澡堂常见的篮子里,然后穿上自己带来的裈。裈也分“越中”“畚”和“黑猫”等好几个种类,这种地方最主流的还是六尺裈。我此次专门去商场内衣卖场跑了一趟,却只买到了越中裈,结果遭到无情的嘲笑:“啊?六尺裈都是大家自己去买布料回来裁的嘛。”要是连裁都懒得裁,还可以到祭典用品店去买。从这一点来看,浅草也堪称最佳地点。为了方便下班过来坐坐的这种没带裈的客人,店里也销售好几种裈。
  光着屁股坐在人造革高脚凳上,那种感觉十分微妙。店里暖气开得很足,几乎要冒汗,所以酒也喝得尽兴。虽说是裸体同性恋酒馆,但毕竟不是艳遇酒吧,客人们没穿衣服也不会展开什么难以言表的行动。喝着聊着,我感觉就像从祭典归来,与友人坐在路边喝啤酒,还有些好玩呢。
  兴头上来,我们穿着裈(当然还套了裤子)就直接去了下一摊。这家店有上下两层,一楼是普通吧台座,二楼则是穿着裈的专用房间。
  晚上好,吧台内的老板向我们打招呼。我们上前询问,今晚是否裈之夜,老板却说:“不对啦,今天是光溜溜之夜!”啊——!?光溜溜吗……原来这家店会根据星期数开设主题之夜,比如穿着裈、光溜溜,还有SM[3]。
  见我们面露难色,好心的老板说:“现在店里的客人都是常客,我去问问能不能改成裈之夜吧。”说完他就上了二楼,不一会儿又走下来说:“可以哦!你们先等等,他们去换裈。”于是我们就在吧台喝了一杯,然后走向穿着裈的专用房。那是个5平方米大小的和式房间,两侧设有储物柜,中间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烧酒和乌龙茶。客人都围坐在桌边喝酒,但毕竟空间有限,相邻的人几乎要贴在一块儿。这简直是不管你高不高兴都要制造一派祥和气氛的安排。
  我见旁边那位上了些年纪的先生系着花纹极为独特的六尺裈,便主动跟他搭话,夸奖他的裈。结果他告诉我这些都是自己做的,家里还有满满三大柜收藏品。他说,自己家在外地,每月都到这里来玩一两次,还向我展示了这次带过来的几条特别喜欢的裈。有圆点花纹的摩登纯棉布,夏天凉爽舒适的麻布,夸张和风花纹的丝绸,最后他说:“我最得意的还是这块缩缅[4]!”介绍完自己的藏品后,他问我有没有相中的,我婉拒了,说那实在太不好意思了。于是他又说着“那我送你这个吧”,从包里掏出来一个保鲜盒。我还以为那是他自己做的梅干,结果盖子打开一看,竟是特别可爱的干花袋!“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每一个都不一样,你挑一个吧。”于是我就十分感激地收下了,至今仍放在背包里……虽然一点都不香。
  据说这样的裈吧和小酒馆,现在浅草有五六间,上野也有两三间。这些店不是同性恋就不能进去,就算是同性恋,如果对年长者没兴趣,去了恐怕也没什么意思,因此客户群非常狭窄。不过每家店气氛都很好,客人也都很绅士,再加上店里经常有各种活动,非常好玩。除了裈之夜,还有光溜溜之夜,用保鲜膜代替裈的保鲜膜之夜,以及纱布(!)之夜,等等。几个上了年纪的成年人全身赤裸,只裹着纱布把酒言欢,光是想想有这样的店存在于东京都中心,就让人觉得格外好玩。
  不过,虽然男同界有这种店,女同界却好像并不存在“全裸喝酒的店”或“内裤之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能告诉我吗?

热门书评共 0 条评论

    未登录,还无法评论,请先

90%看过的人还看

资源
共享
作品反馈
  • 请详述反馈内容,侵权删除需提交后补填相关授权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