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业工具落花生[mobi] [azw3] [epub] [txt] [pdf] 

落花生

专业工具

作者:许地山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6-01        格式:[mobi] [azw3] [epub] [txt] [pdf]         

豆瓣评分
金玉 书童

    本书由 金玉 共享发布,请大家多多支持!

  • 详细介绍
  • 热门书评

作者简介

  许地山(1895—1941),名赞堃,字地山,笔名落花生。现代文学史上一位别具一格的小说家、散文家,在学术研究上颇有建树。“五四”时期新文学运动先驱者之一,曾和沈雁冰(茅盾)、叶圣陶、郑振铎、周作人等人共同创办了《小说月报》。

书籍简介

  本书收录了许地山先生的经典代表作品,比如《落花生》《面具》《疲倦的母亲》等名篇共70余篇。其中经典散文《落花生》因被收录于语文教材和众多课外读物而广为人知,在文中许先生用不羡靓果枝头,甘为土中一颗小花生,尽力做有用的人的“落花生精神”表达了自己的人生追求。此外,许先生的《春的林野》《万物之母》等众多风格独特、富含哲思的作品也是民国璀璨群星中不可忽略的文化遗珠。

精彩书摘

  我从远地冒着雨回来。因为我妻子心爱的一样东西让我找着了;我得带回来给她。
  一进门,小丫头为我收下雨具,老妈子也借故出去了。我对妻子说:“相离好几天,你闷得慌吗?……呀,香得很!这是从哪里来的?”
  “窗棂下不是有一盆素兰吗?”
  我回头看,几箭兰花在一个汝窑钵上开着。我说:“这盆花多会移进来的?这么大雨天,还能开得那么好,真是难得啊!……可是我总不信那些花有如此的香气。”
  我们并肩坐在一张紫檀榻上。我还往下问:“良人,到底是兰花的香,是你的香?”
  “到底是兰花的香,是你的香?让我闻一闻。”她说时,亲了我一下。小丫头看见了,掩着嘴笑,翻身揭开帘子,要往外走。
  “玉耀,玉耀,回来!”小丫头不敢不回来,但,仍然抿着嘴笑。
  “你笑什么?”
  “我没有笑什么。”
  我为她们排解说:“你明知道她笑什么,又何必问她呢,饶了她罢。”
  妻子对小丫头说:“不许到外头瞎说。去罢,到园里给我摘些瑞香来。”
  小丫头抿着嘴出去了。
  香
  妻子说:“良人,你不是爱闻香么?我曾托人到鹿港去买上好的沉香线;现在已经寄到了。”她说着,便抽出妆台的抽屉,取了一条沉香线,燃着,再插在小宣炉中。
  我说:“在香烟绕缭之中,得有清谈。给我说一个生番故事罢。不然,就给我谈佛。”
  妻子说:“生番故事,太野了。佛更不必说,我也不会说。”
  “你就随便说些你所知道的罢,横竖我们都不大懂得;你且说,什么是佛法罢。”
  “佛法么?一一色,一一声,一一香,一一味,一一触,一一造作,一一思维,都是佛法;唯有爱闻香的爱不是佛法。”
  “你又矛盾了!这是什么因明?”
  “不明白么?因为你一爱,便成为你的嗜好;那香在你闻觉中,便不是本然的香了。”
  愿
  南普陀寺里的大石,雨后稍微觉得干净,不过绿苔多长一些。天涯的淡霞好像给我们一个天晴的信。树林里的虹气,被阳光分成七色。树上,雄虫求雌的声,凄凉得使人不忍听下去。妻子坐在石上,见我来,就问:“你从哪里来?我等你许久了。”
  “我领着孩子们到海边捡贝壳咧。阿琼捡着一个破贝,虽不完全,里面却像藏着珠子的样子。等他来到,我教他拿出来给你看一看。”
  “在这树荫底下坐着,真舒服呀!我们天天到这里来,多么好呢!”
  妻说:“你哪里能够?……”
  “为什么不能?”
  “你应当做荫,不应当受荫。”
  “你愿我做这样的荫么?”
  “这样的荫算什么!我愿你做无边宝华盖,能普荫一切世间诸有情。愿你为如意净明珠,能普照一切世间诸有情。愿你为降魔金刚杵,能破坏一切世间诸障碍。愿你为多宝盂兰盆,能盛百味,滋养一切世间诸饥渴者。愿你有六手、十二手、百手、千万手,无量数那由他如意手,能成全一切世间等等美善事。”
  我说:“极善,极妙!但我愿做调味的精盐,渗入等等食品中,把自己的形骸融散,且回复当时在海里的面目,使一切有情得尝咸味,而不见盐体。”
  妻子说:“只有调味,就能使一切有情都满足吗?”
  我说:“盐的功用,若只在调味,那就不配称为盐了。”
  爱的痛苦
  在绿荫月影底下,朗日和风之中,或急雨飘雪的时候,牛先生必要说他的真言。“啊,拉夫斯偏(即“爱的痛苦”——编者注)!”他在三百六十日中,少有不说这话的时候。
  暮雨要来,带着愁容的云片,急急飞避;不识不知的蜻蜓还在庭园间遨游着。爱诵真言的牛先生闷坐在屋里,从西窗望见隔院的女友田和正抱着小弟弟玩。
  姐姐把孩子的手臂咬得吃紧,擘他的两颊,摇他的身体,又掌他的小腿。孩子急得哭了。姐姐才忙忙地拥抱住他,堆着笑说:“乖乖,乖乖,好孩子,好弟弟,不要哭。我疼爱你,我疼爱你!不要哭!”不一会孩子的哭声果然停了。可是弟弟刚现出笑容,姐姐又该咬他、擘他、摇他、掌他咧。
  檐前的雨好像珠帘,把牛先生眼中的对象隔住。但方才那种印象,却萦回在他眼中。他把窗户关上,自己一人在屋里蹀来踱去。最后,他点点头,笑了一声:“哈,哈!这也是拉夫斯偏!”
  他走近书桌子,坐下,提起笔来,像要写什么似的。想了半天,才写上一句七言诗。他念了几遍,就摇头,自己说:“不好,不好。我不会作诗,还是随便记些起来好。”
  牛先生将那句诗涂掉以后,就把他的日记拿出来写。那天他要记的事情格外多。日记里应用的空格,他在午饭后,早已填满了。他裁了一张纸,写着:
  黄昏,大雨。田在西院弄她的弟弟,动起我一个感想,就是:人都喜欢见他们所爱者的愁苦;要想方法教所爱者难受。所爱者越难受,爱者越喜欢,越加爱。
  一切被爱的男子,在他们的女人当中,直如小弟弟在田的膝上一样。他们也是被爱者玩弄的。
  女人的爱最难给,最容易收回去。当她把爱收回去的时候,未必不是一种游戏的冲动;可是苦了别人哪。
  唉,爱玩弄人的女人,你何苦来这一下!愚男子,你的苦恼,又活该呢!
  牛先生写完,复看一遍,又把后面那几句涂去,说:“写得太过了,太过了!”他把那张纸附贴在日记上,正要起身,老妈子把哭着的孩子抱出来,一面说:“姐姐不好,爱欺负人。不要哭,咱们找牛先生去。”
  “姐姐打我!”这是孩子所能对牛先生说的话。
  牛先生装做可怜的声音,忧郁的容貌,回答说:“是么?姐姐打你么?来,我看看打到哪步田地?”
  孩子受他的抚慰,也就忘了痛苦,安静过来了。
  现在吵闹的,只剩下外间急雨的声音。
  你为什么不来
  在夭桃开透、浓荫欲成的时候,谁不想伴着他心爱的人出去游逛游逛呢?在密云不飞、急雨如注的时候,谁不愿在深闺中等她心爱的人前来细谈呢?
  她闷坐在一张睡椅上,紊乱的心思像窗外的雨点——东抛,西织,来回无定。在有意无意之间,又顺手拿起一把九连环慵懒懒地解着。
  丫头进来说:“小姐,茶点都预备好了。”
  她手里还是慵懒懒地解着,口里却发出似答非答的声音:“……他为什么还不来?”
  除窗外的雨声,和她手中轻微的银环声以外,屋里可算静极了!在这幽静的屋里,忽然从窗外伴着雨声送来几句优美的歌曲:
  你放声哭,
  因为我把林中善鸣的鸟笼住么?
  你飞不动,
  因为我把空中的雁射杀么?
  你不敢进我的门,
  因为我家养狗提防客人么?
  因为我家养猫捕鼠,
  你就不来么?
  因为我的灯火没有笼罩,
  烧死许多美丽的昆虫
  你就不来么?
  你不肯来,
  因为我有?……
  有什么呢?她听到末了这句,那紊乱的心就发出这样的问。她心中接着想:因为我约你,所以你不肯来;还是因为大雨,使你不能来呢?
  难解决的问题
  我叫同伴到钓鱼矶去赏荷,他们都不愿意去,剩我自己走着。我走到清佳堂附近,就坐在山前一块石头上歇息。在瞻顾之间,小山后面一阵唧咕的声音夹着蝉声送到我耳边。
  谁愿意在优游的天日中故意要找出人家的秘密呢?然而宇宙间的秘密都从无意中得来。所以在那时候,我不离开那里,也不把两耳掩住,任凭那些声浪在耳边荡来荡去。
  辟头一声,我便听得:“这实是一个难解决的问题。……”
  既说是难解决,自然要把怎样难的理由说出来。这理由无论是局内、局外人都爱听的。以前的话能否钻入我耳里,且不用说,单是这一句,使我不能不注意。
  山后的人接下去说:“在这三位中,你说要哪一位才合适?……梅说要等我十年,白说要等到我和别人结婚那一天,区说非嫁我不可——她要终生等我。”
  “那么,你就要区罢。”
  “但是梅的景况,我很了解。她的苦衷,我应当原谅。她能为了我牺牲十年的光阴,从她的境遇看来,无论如何,是很可敬的。设使梅居区的地位,她也能说,要终生等我。”
  “那么,梅、区都不要,要白如何?”
  “白么?也不过是她的环境使她这样达观。设使她处着梅的景况,她也只能等我十年。”
  会话到这里就停了。我的注意只能移到池上,静观那被轻风摇摆的芰荷。呀,叶底那对小鸳鸯正在那里歇午哪!不晓得它们从前也曾解决过方才的问题没有?不上一分钟,后面的声音又来了。
  “那么,三个都要如何?”
  “笑话,就是没有理性的兽类也不这样办。”
  又停了许久。
  “不经过那些无用的礼节,各人快活地同过这一辈子不成吗?”
  “唔……唔……唔……这是后来的话,且不必提,我们先解决目前的困难罢。我实不肯故意辜负了三位中的一位。我想用拈阄的方法瞎挑一个就得了。”
  “这不更是笑话么?人间哪有这么新奇的事!她们三人中谁愿意遵你的命令,这样办呢?”
  他们大笑起来。
  “我们私下先拈一拈,如何?你权当做白,我自己权当做梅,剩下是区的份。”
  他们由严重的密语化为滑稽的谈笑了。我怕他们要闹下坡来,不敢逗留在那里,只得先走。
  钓鱼矶也没去成。
  爱就是刑罚
  “这什么时候了,还埋头在案上写什么?快同我到海边去走走罢。”
  丈夫尽管写着,没站起来,也没抬头对他妻子行个“注目笑”的礼。妻子跑到身边,要抢掉他手里的笔,他才说:“对不起,你自己去罢。船,明天一早就要开,今晚上我得把这几封信赶出来;十点钟还要送到船里的邮箱去。”
  “我要人伴着我到海边去。”
  “请七姨子陪你去。”
  “七妹子说我嫁了,应当和你同行;她和别的同学先去了。我要你同我去。”
  “我实在对不起你,今晚不能随你出去。”他们争执了许久,结果还是妻子独自出去。
  丈夫低着头忙他的事体,足有四点钟工夫。那时已经十一点了,他没有进去看看那新婚的妻子回来了没有,披起大衣大踏步地出门去。
  他回来,还到书房里检点一切,才进入卧房。妻子已先睡了。他们的约法:睡迟的人得亲过先睡者的嘴才许上床。所以这位少年走到床前,依法亲了妻子一下。妻子急用手在唇边来回擦了几下。那意思是表明她不受这个接吻。
  丈夫不敢上床,呆呆地站在一边。一会,他走到窗前,两手支着下颔,点点的泪滴在窗棂上。他说:“我从来没受过这样刑罚!……你的爱,到底在哪里?”
  “你说爱我,方才为什么又刑罚我,使我孤零?”妻子说完,随即起来,安慰他说,“好人,不要当真,我和你闹着玩哪。爱就是刑罚,我们能免掉么?”

媒体评论

  在1920年到1941年的二十多年里,许地山的创作无疑是中国现代文学上的耀眼光辉。我们谈到这个时期的文学时,不能忽略这样一位有天才的作家。
  ——郑振铎
  许地山的作品把基督教的爱欲、佛教的明慧、近代文明与古旧情绪相融合,使散文发展成一个和谐的境界。
  ——沈从文
  许地山的作品有异乡、异国的特殊的风格和情调。这使得他在中国作家群里,在风格上独树一帜。
  ——冰心

热门书评共 0 条评论

    未登录,还无法评论,请先

90%看过的人还看

资源
共享
作品反馈
  • 请详述反馈内容,侵权删除需提交后补填相关授权文件!